《东方日报》大力整顿共青团 团派干部日子难过-墙外楼

  最近,省委书记、省长大换班迎来第二波高潮。大批闽浙沪干部风生水起,有的副部不数年而封圻一方,有的由人大、政协重回一线再履任党政正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共青团干部的落寞。这方面的表现大致可归结为四点。

  被批为娱乐化、贵族化、官僚化的共青团衙门,日子难过。

  其一,老资格的团派高官,迟迟得不到提任。譬如现任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崔波,都已副部级十几年,且是中央候补委员,资历深厚,却继续蹉跎。曾与赵、崔共事担任团中央宣传部部长的刘可为,辗转数省,最终远赴西部小省宁夏担任副主席,方才解决副部级。

  其二,现任团中央的高官近期出路普遍不景气。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周长奎,最近调任国家外国专家局副局长,这是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管理的局,职能仅限于对在华工作外国专家的迎来送往、交际联络,属边缘二线衙门。不久前,团中央书记处罗梅调任西藏自治区主席助理,亦属平调。这与前些年团中央书记直接外放副省长甚或省委常委的做法,已大不同。据悉,目前尚在任的几位团中央书记仍将有人外调。

  其三,团中央的部长外放都降级。团中央办公厅主任鲁亚调任北京市昌平区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刘佳晨调任云南省丽江市委副书记,都以正厅级别担任副厅级职务。此前,二〇一〇年中组部在全国组织的六十六名中央部委正司局级干部空降地方,担任市委书记、市长等正职,如今近半数都已升迁副部级。当时六十六人中,岗位最偏远是由团中央组织部部长调任西藏阿里地区党委书记的万超岐,不仅未晋升,反而调任西藏自治区政法委副书记。

  其四,地方各省团委书记最近接连被“二次就业”。云南省玉溪市市长饶南湖调任省总工会党组副书记,饶此前曾任团省委书记,属“七〇”后年轻干部,又是女性,担任市长已经三年多,按照以往这种既有年龄优势,又有性别优势、高学历优势,且出身共青团的官员,有时在换届时作为结构性人选由市长直接晋级省委常委,跨过市委书记、副省长等台阶。但如今,却从市长要职调往群团组织副职,与其说是“再分配”,倒不如说是“发配”。

  与饶南湖同时期担任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的王晓栋,原本担任了四年的保定市委副书记,距离市长近一步之遥,去年调任省科技厅副厅长,上月像饶南湖一样调到群团单位,担任省残联党组副书记。

  同样的,曾与饶南湖共识担任共青团云南省委常委、云南大学团委书记的何华,生于一九七六年,三十六岁就担任大理州州长,是全国最年轻的地级市市长,去年先调任昆明学院院长,上月进一步调任华北电力大学党委副书记,连正职都丢掉。走这一高校路线的不止何华一人,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四年担任共青团辽宁省委书记的田野,已担任鞍山市委副书记、海城市委书记两年,本月被调任沈阳建筑大学副书记,这算是二流大学的二流岗位,远离了官场一线。

  不过,他们虽然官越做越小,但好歹保住饭碗。田野的前任,二〇〇七年至二〇一〇年担任共青团辽宁省委书记的曹爱华,本月在大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位上下台,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相比之下,唯有曾任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的王磊,上月由莱芜市长位上调任省文化厅党组书记,虽然一个厅的权力远不比上管理上百万人口的市长,但总算保留正厅级岗位,差可告慰了。

  因此,综合来看,当前中央高层对共青团的清理整顿是下了大力气的,绝非某地某人的个别调整,而有著全盘部署、普遍行动的。被批为娱乐化、贵族化、官僚化的共青团衙门,日子难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2016年9月12日,中国证券市场大跌一场 。9月12日午后,大盘突然走低,沪指盘中击穿3000点整数关口,最低探至2999.93点,最深跌到2.51%,收盘跌1.85%。沪市A股下跌:946家,下跌股占90%以上,深市同样大跌。市场一片恐慌。全国1、4亿股民欲哭无泪,如坐针毡。是担心美联储加息吗?非也,有类似固定收益性质的证券:长江电力,A类基金150018,一重债券等等都在涨。它们应该最怕加息。

  1亿多灾多难的中国股民是看到9月9日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吓坏了!592个贫困县啊,一县三个就是近1800个。加上排队的787家。多少新股上来抢钱。刘士余主席还学中央领导,担任此事组長,还拉上交所深交所领导,对口扶贫。中国证监会主席,尊敬的领导,什么大学毕业的?认真学过巜金融市场学》,《证券投资学》,巜国际金融》吗?所谓金融市场,就是指金融商品的交易市场。而金融是指货币资金的融通,是货币流通,信用活动及其相关经济活动的总称。货币,专指货币。只认钱。中外金融市场都是货币资金的融通,投资者,老百姓,只认钱,收益。招商银行理财产品百分之3.8收益,浦发银行是百分之4.3,老百姓马上把钱搬家。招商银行讲我也4.3,另外0.5个点支持贫困地区人民了。老百姓会理你吗?金融市场的命根子是讲信用,言而无信

  贫困地区有好公司,一样排队上啊!贵卅是锦涛同志任省委书记时最穷的省,出了好公司贵卅茅台,从31涨到1800多元。需要证监会扶持吗?没有好公司,弄些烂公司来拨苗助长上市吗?这样干,1.4亿股民马上怕了,完全不懂金融市场证券市场的人在乱搞嘛!扶贫攻坚是完全正确的,可以让上海帮新疆,北京帮内蒙,广东帮海南。怎么可以把纯经济纯金融的资本市场直接掺乎进去?这样搞下去,40多万亿的资本市场会搞得乱七八糟,外国股资者也会看得目瞪口呆。美国欧洲新加坡资本市场会去扶贫吗?吓死了。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部署,我们应该坚决听从支持。但是不是这样直接对接上去,这完全是生拉硬扯去让上边高兴。

  中央要发展教育事业,你们怎么不让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985,211大学全上市呢?怎么不让12000多家希望小学全上市呢?中央要保障人民健康,你们怎么不让20918家医院全上市呢?中央要发展海军,你们为何不让南海,东海舰队上市?有这么机械地,直接地,对接式的执行中央政策和战略步署的吗?总之,这个意见是个政治文件,不是资本市场,金融市场文件,老百姓发现你们不懂金融,全怕了,只能抛股票离场。

  另外,请记住,有一个血的教训,贫困老区湖北出了个蓝田公司,在很多老区老红军,将军们的努力找关系后上市了。和银广厦一样,业绩增长很快,并且每年为革命烈属,军属发一千元。结果全是假的,被刘姝威教授600字一篇短文揭发,立即土崩瓦解。蓝田公安法院还到北京去抓刘教授。全国股民人民愤怒极了,全都支持刘姝威,蓝田公检法才悻悻而退。这个威名赫赫的革命老区来的上市公司后来变成ST公司,后来退市了。难道这些政治硬和金融市场対接的故事还要重演吗?什么直通车,来了就审,马上上市,有这么干的吗?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搞得扎实向上,全国1.4亿股民有实打实收益回报,象美国老太太一样,年轻时几万美金,60时成百万富翁。这才是正道,直接间接帮助了贫困地区人民。现在全国1、4亿股民,百分之85处于亏损和严重亏损之中,是世界上最悲惨又最可怜的投资者,全国贫困人口几千万。你们让他们的烂股地雷,各种蓝田大量先上市,就是以亏损人群帮贫困人口。你们什么逻辑,于心何忍!如果在美国英国欧美日本资本市场,他们证监会会这样干吗?

  刘主席,我过去点过周小川、周正庆,肖钢的名,批评他们多处。今天实在忍不住了,股市弄成天怨人怒的场所,开始点你的名。希望你大事之前多听听全国股民的意见。你给我打电话很谦虚的啊,说自己是证券市场的新兵,新兵可以违反国际惯例乱来吗?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人在做,天在看。

  切切,切切。

  此文将尽快呈送领导同志。

  2016年9月12日夜,于复旦大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谢百三教授

  “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本是占全人类人口22% 十多亿世界华人,合家赏月,品月饼,“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喜庆日子。由于证监会9月9日的“资本市场支持扶贫意见”发布,几天来股市大跌不止。几次跌破了3000点,离刘士余主席上任时的2800多点咫尺之遥。

  人们只能呆呆地看着月饼哭泣。

  1. 金融市场就是货币市场,钱对钱的市场,非常纯粹,非常纯洁,非常容不得任何杂质,容不得政治、官场腐败,容不得监管者有半点私心

  1.4亿投资者投资分分角角都是自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血汗钱,很多人挣个买菜的钱。很多人买房买不起,来这里投资一下,想不到亏了。全国的股民85%人亏,经常亏、不停地、大量地亏。

  本来股市已走到3100多点了,现在过节之后破3000点可能性极大。这一切都因为不懂金融人在乱搞。

  刘主席,你的学历我查了,底子不是经济学、金融学,而是清华水电系,硕士是经管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

  清华经管学院我当过两年副教授,熟知一切:老师勤奋,学生努力。

  缺点是:大量地、集中在学完全脱离实际的空洞无用的数学模型。(写成的报告,都被国务院当废纸扔进垃圾桶),反而把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基本原理、本质忽略了(朱镕基非常痛心地批评,这么大一埸改革只听到北大声音,听不到清华的声音,怎么搞的)。

  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性质非常恶劣。肖刚当时乱搞:注册制、熔断制、杠杆放大;弄出一场5000多点到2500点的股灾,本质是崇洋、崇美,与世界接轨。是李德行为、书呆子行为。其心不坏。

  你这次的无人所求下主动地,人为搞《资本市场扶贫意见》是主观地去迊合上边意见,希望上边关注和高兴。是很恶劣性质,此事不骂、此风不停,你这种私心会逐日膨胀,会令1.4亿股民胆战心寒!令股市大熊几年!后果非常严重。

  2. 国务院并没有叫资本市场扶贫

  查遍国务院关于扶贫政策文件,没有一句要资本市场配合扶贫啊!

  你这个意见是出自哪里,有什么法律依据,《证券法》哪条允许的?你还学领导同志,自当组长,硬拉深交所上交所对口扶贫,谁敢这么干?多么可笑可悲。历届主席都珍视资本市场,能这么干的吗?太无法无天,太狂妄自大了。1.4亿股民,美、英、欧、日、香港证监会,谁敢得罪?总统会容忍他们乱来吗?股市大熊,符合党中央国务院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的国策吗?

  3. 资本市场自作多情扶贫,极大伤害了1.4亿股民和上市公司

  592个贫困县,每个县上2-3家,就是1200-1800家,加上原有789家排队的新股,股市还有希望与盼头吗?跌到2800–2500都有可能。上市公司市值大降,你们还“绿色通道,即报即审,马上上市”!这意味着对非贫困地区公司会更加刁难,会红色通道,会长期报了不审,会长期不让上市,公平吗?现在已经很刁难,很不讲理了, 人民厌恶。股市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除了逃跑还等什么?

  4.为官一方,要为民做主,而不是害民

  千年之前的大文人苏东坡受命管理杭州,修好了美丽的苏堤,至今桃红柳绿,风景如画,人民感激他啊!千年之前的大词人韩愈到广东潮汕,大力推崇发展教育事业, 潮汕人民从此大学文化,至今是广东省高考率最高之一,人才辈出。故有民谣:“韩愈到潮才三月,山山水水都姓韩”,很多人家改姓韩了。

  当代,朱镕基一直在上海人民中口碑很好。他为上海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啊!

  1). 1989政治风暴时,他在电视台讲话,作为市长,我一定挺身而出,保境安民,人民心定了;

  2). 向中央争取每年减税50亿元,三年。上海浦东开发有了巨资;

  3). 为了开发浦东,还是另一块宝地崇明岛,他来回考察调查4次;

  4). 他去中央开会,早上亲自带秘书去北京菜市场调查,笑了:上海菜米价比北京低多了,上海引进内外资,条件肯定比北京好;

  5). 当今上海76所大学,18条地铁,几座跨江大桥,8000幢高楼大厦,都是朱留下的基础和成果引伸;

  6). 他和市政府领导请我讲过2小时课,我写给他5封信,每封有回信与批示。表面威严,实际极谦虚(也是清华的)。

  你现在在上面没有具体要求下,把纯粹金融市场硬拉着去扶贫,实际上在迎合上级,实际上是郭树清山东利益帮山西,是杨雄以上海利益帮天津,是吃里扒外。

  是否每个省都要学你发这么个文件?是否保监会,银监会也发这么个文件,大力扶贫啊!有这么为官的吗?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5.历任证监会主席从不敢这么干!

  从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有你这么吃里扒外的吗?都是站在股民立场上,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股民之疾苦。郭树清为人最好,上台后就讲:“股市风险大,贫困人士、退休下岗人士不要进来。”,并到世界去宣传中国大盘蓝筹股(此人必当副总理)。尚福林低调,干实事,基本上解决股权分置的中国股市难治之症。我从来不批以上二人。周小川虽然常招批评,人是善良的。当时财政部项怀诚决定把上市国企公司首发的10%国家股以市场价一起发,以补充社保基金。周小川非常愤怒,向国务院劝阻。后大跌几个月后朱镕基亲自命令停止此政策。肖钢也是外行,熔断机制我料定必败。大跌几天,四点写文骂,六点证监会公告停止试验。

  现在你表面温文尔雅,实际带有私心,迊合上边意见,希望上边关注和高兴。你这是违反《中国证券法》,等于把央行规定利率私下降几个点,去扶贫啊!你这样干,中国就成了塞浦路斯,中国国债就成了希腊国债!中国资本市场就无人相信。

  6.一、二级市场差价全是股民血汗钱!

  是的,A、B股有差价,中国股贵于美国股;什么原因?人民币没有完全自由兑换,M2/GDP=200%,M2为150万亿。国内人民币投资渠道少。所以我强烈反对国际版与注册制。

  但不管多少差价,不是证监会之贡献,是全国1.4亿股民血汗钱,容你挪作他用?以为扶贫不会伤害股民,大错特错。股民怕极了,恨透了。另外,贫困地区有好公司如贵州茅台,排队啊,正常上市啊!拔苗助长,弄些“烂蓝田”来害人!现在有好的,就可以排队啊!和地区何关?美英欧日对上市公司会挑地区吗?

  黑龙江森林大火,你让黑龙江公司先上市?中央救汶川,你让汶川公司先上市?温州企业家800多逃债,你让温州公司先上市?什么奇怪的思维、逻辑?你是国务院扶贫办吗?

  7.比一比,咱们谁真扶贫!

  真正的扶贫,应该是北京帮内蒙,上海帮新疆,广东帮海南,皖南帮皖北。此外,帮他们企业创新,培养自力更生及奋斗精神,帮他们建立造血机制,而不是绿色通道马上上市。(将来这批垃圾公司会跌到几毛钱,成为香港仙股,害死股民)。

  刘主席,你们证监会真有心扶贫,你可以带头捐5万啊!弄个200万,建所希望小学啊!我打算办2所希望小学,希望刘主席参股,我出三分之二,以你名字命名,你同意吗?

  前汕头市委书记许特立(我老师)为建立教育基金,带头拿出1万元(当时工资低),结果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四套班子干部和企业家一起捐,成立了几百万的基金会。资助优秀贫困学生,他目光远大:汕头一定会出很多李嘉诚,心系家乡!

  8.要坚持不懈地反对你违法乱搞,要以各种渠道向领导反映你不懂金融与资本市场

  现在85%股民亏损或者严重亏损。很多人坐如针毡,终日茶饭不思,你们让亏损的1.4亿股民去补7000万贫困人民,于心何忍?

  告诉你,我和李克强总理同一届的,我在北大读研,团委书记就是李克强,厉以宁都是我们的老师。我和王沪宁教授也同事过,俞正声对我极好。你不改弦更张,回到《证券法》的轨道上来,我将通过各种渠道反映你的无知与荒唐。为了1.4亿股民与中国资本市场!

  祝中秋能收到这个大月饼。。

  2016年9月15日 中秋节

  于上海复旦大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9月9日那一天,也许是为了纪念“中国穷人的大救星”毛泽东,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核心内容是为中国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即开放绿色通道,让贫困地韩国1.5分彩区政府能够上市圈钱,不,应该说是上市筹资,“圈钱”这词实在太难听了。

  扶贫IPO资格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间的关系

  乍看之下,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从17世纪荷兰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办人类社会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以来,直到今天的华尔街及各国股市,股票上市都要看公司的赢利能力与资本回报率,没人将股票交易所办成慈善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吃错药了?难道去年股灾之后,中国证券界精英尽数打入天牢,如今当家的全成了二三流人才?

  突然想起8月下旬中国公布央地财政关系改革的消息,说的是党爹要与地方政府这些儿子们分灶吃饭了,顿时明白本届证监会真聪明,想出了为国分忧的高招。当然,这也充分体现了当今中共高层领导精准的识别能力,奏折一上,立刻就知道这是好主意,恩准照行。

  现在来看这主意究竟好在哪里。

  先给读者们看两张名单,一张是《2015年中央对31省份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总额》,如果看不明白,就请看文字说明。另一张是《证监会重磅: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然后再将两张表比较,就会发现一个事实,两张名单高度重合。

  股市扶贫名单上所列592个贫困县,都来自于全国经济欠发达省份,少数民族8省份包括新疆、内蒙、宁夏、青海、甘肃、云南、贵州、广西等省区。其余省份包括四川、河南、河北、湖南、湖北、云南、黑龙江、安徽及东北三省等地。

  转移支付名单上列有中央财政收入转移支付数额。这些省份贡献给中央政府的国税总额少于中央财政对该省的转移支付,比如重庆2015年贡献的国税总额是1188.2亿元,比中央财政对重庆的转移支付1319.91亿元还少一点。除了重庆,湖南、湖北、四川等省份的国税总额也少于中央财政对它们的转移支付。比如四川号称天府之国,听起来似乎足以财政自立,但事实是四川获得中央财政的拨款最多,这次获得36个贫困县可扶贫IPO。

  凡对中国韩国1.5分彩财政体制略有所知的人,看了这名单就会明白,这是中央不想再照管这些儿子们全家的吃喝拉撒睡了。

  中西部省份为何抢戴“贫困帽”

  人类社会有个不能否认的特点,即嫌贫爱富,中国文化尤甚。但中共官场却有个特点,喜欢向党爹央妈哭诉自己的穷困,以争当贫困县为荣。每个财政年度开始之前,中国就会出现“中央财政喜气洋洋,地方财政哭爹叫娘”这一奇观,意思是指,中央财政又报增收多少,但地方却坚决哭穷没商量。除几个发达经济省份之外,各省都要派出得力官员赴京游说以财政部为首的几个部,谓之“跑部钱进”。各省驻京办事处的一把手,官阶可能不太高,但必须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公关能力,为“跑部钱进”服务。如果每年能够保住原有的贫困县数目,就算大功告成,如果能够增加一二,办事的官员弹冠相庆,因为升官有望。

  但中央政府发现这样当爹实在划不来。近四年以来,央地财政收入占比有个特点: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大于中央财政收入增速,中央财政收入的比重由50%降为45%左右,地方则由50%升至55%左右。但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转移支付额却呈逐年上升趋势。至2014年,转移支付的额度已达4.67万亿,占当年中央财政支出的比重为67.48%。对于这一结构,国家审计署定性为“转移支付结构不够合理”,中央政府也很不满意。

  仅以扶贫一项来说,中西部不少省份都出现政府层层截流,将扶贫款挪作他用,建造豪华办公大楼。发放到乡、村两级,也多被基层官员用来谋私,或分配给自己那些并不贫困的亲戚与关系户,或是用来收取贿赂,让低保户送礼才予发放。这种情况被称为“沙滩流水不到头”,因此才有所谓“精准扶贫”一说。

  甘肃省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占该省财政收入的70%左右,最近还出现杨改兰一家六口自杀现象,就是扶贫款被官员截流分肥的结果。

  央地财政关系的要点是分灶吃饭

  也因为考虑到扶贫款等各种中央转移支付被滥用,中国政府才一直在酝酿央地财政关系改革。于今年8月24日推出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要义在于重构财政事权与责任边界,逐步减少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让儿子们自己逐渐独立支撑门庭。本文简要介绍两个要点:1、“财政事权”突出了“财政资金”和“基本公共服务”两个关键词,主要按照“受益范围”原则来划分事权。根据《意见》,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分为三部分,即中央履行的财政事权、地方履行的财政事权和中央和地方共同财政事权。2、以事权划分为基础,“支出责任”被限定为“与政府履行财政事权”相关的“支出义务和保障”。说白点,就是在划分事权的基础上,决定哪些钱由中央出,哪些由地方出,哪些钱由中央与地方共同出并确定各自支付比例。

  以下是确定的中央事权: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出入境管理、国防公路、国界河湖治理、全国性重大传染病防治、全国性大通道、全国性战略性自然资源使用和保护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除此之外,属于地方事权的有教育、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险。

  也就是说,中央政府希望通过央地财政关系改革,结束过去地方政府那种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情况,并扼制地方政府无限制支出,深陷债务泥潭最后还得央妈拉拔的局面。但中西部与八民族省份,基本上没有什么象话的产业,向来对中央财政转移依赖度高,让这些省份财政自立,肯定是连站立都困难,更别说行走了。中央采纳证监会的建议(或者是中央智囊提示证监会提出这建议),给不了钱就给政策,开放证券市场的绿色通道,让你们去股市上圈钱。

  股民会赞助扶贫IPO吗?

  剩下的问题是:中国股市现在元气大伤,股民们会去买这类意在扶贫的股票么?

  如果以扶贫做慈善之名发行股票,中国股民不会买。但如果通过一番精心运作,将其包装成有利可图的投资品种,哪怕是短期内的黑马股,也会有股民跟风购买,请注意,关键字是“跟风”,因此,得先有人或者机构“刮风”。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对扶贫IPO,如果中央政府完全放手,那是不会有机构与股民去购买的,因此,中央政府还得继续发挥父爱精神,将多年来仰赖父爱生存的儿子们“扶上马,再送一程”。“扶上马”不难,最拿手的办法是由中央部门召集各种公募、私募基金与证券商开会,让他们当场自愿认购若干。这些机构都是在中国股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弄潮儿(有时没有潮头也能造出一波来),唯一害怕的就是中央政府,自当乖乖认购。但他们绝对不会想成为这些公司长期持股的大股东,认购之后,会寻找合适时机,机构之间进行合作,将这些股票轮流炒作,拉抬至一定价位后出手。

  中国股市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股民。股民们早就不看什么公司业绩、股票市盈率之类技术指标了,每天盯着股市,就只为寻找“黑马”,一旦发现某几只股票出现上涨异动,就会跟进炒作。至于是否能够通过炒作获利,那就是赌运气了。

  总之,股市到了中国,就承担了中国经济改革重任,朱镕基总理当年将股市当作国企圈钱脱困场所,如今证监会以帮扶贫困地区政府之名义,为扶贫IPO开辟绿色通道,更是高招。至于投资者的利益,政府早就警告过了“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既然是投资,那就有输有赢,风险自担。

  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