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钟楚红聊天 一个人也很快乐

  现在我很开心,每一天都选我喜欢的事去做。我喜欢一个人就一个人,我不喜欢见人就不见,一切都由我掌控。我这辈子最开心就是现在了!——钟楚红

  (北京报道)钟楚红的笑很迷人。

  说起开心、满意的事,她都会仰头开怀地笑,露出两排整齐小巧的牙齿,眼睛鼻子会同时眯起,皱起。

  钟楚红现在的美跟她的年龄很相衬,毫无违和感。

  57岁的她没刻意掩饰该有的鱼尾纹、眼袋和细细颈纹,想笑就大笑,正因如此,她与岁月同步进化的容颜更真挚动人。她的笑重现八九十年代港片《纵横四海》《秋天的童话》《流金岁月》《星星月亮太阳》里“东方玛丽莲梦露”的倩影,勾起70、80后影迷对一代女神的回忆。

  周润发(左起)、钟楚红和张国荣演出《纵横四海》。

  钟楚红本月受邀出席拥有237年辉煌历史,拿破仑御用法国珠宝皇牌尚美巴黎(Chaumet) 在北京瑰丽酒店(Rosewood Hotel)举行的一场活动时接受联合早报专访。难得无需配合电影、作品“有的没的”特定宣传,记者乐得与红姑打开话匣子,满足自己,以及从未忘记她的影迷对她目前生活、人生和心境的好奇。

  息影25年的红姑近年大多在时尚活动上亮相,这次北京活动还有中国的高圆圆、好莱坞女星克里斯汀·邓斯特(Kirsten Dunst)和《天使爱美丽》的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港媒的标题为“两代女神”。好奇快进入花甲之年的她怎么看这称号。她说:“现在每个女星都是女神。但我不是女神,也从来没有把这个封号放在自己身上,所以我一点包袱都没有。世界这么大,美女这么多,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很美,所以自己以前的戏也不敢看,自觉不够完美。”

  或许她明白美丽是个通行证,也是个诅咒,女星一上了神台就得一辈子背负“冻龄”“美魔女”的十字架。问她怎么看周遭女星靠整形、医美抓住青春的尾巴。顾及同台的其他女神,她给了个政治正确的答案:“当你拥有青春时你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只有当它逝去了才会想起它的珍贵。这未必是个不正常的状态,毕竟不同人对保持好看的要求不一样。不能说好或不好,重要的是做了决定不要后悔。”她自己会不会整形呢?她反问我:“我有必要吗?我不敢。每个人都知道我长得什么样子,忽然变得太美,我也接受不了。不用太美。”大笑之后,她豁达地说:“老了就老了。反正没人看也没关系。不喜欢看就不要看。”

  钟楚红不避忌说老。既然是个时尚活动,我自然不免俗地问她关注哪些设计师和潮流。她说:“我不特别紧跟时装的趋势,也喜欢建筑、音乐、家具,这些设计创意跟时尚是一脉相承的。我喜欢一些不太主流的品牌,好比北欧的ACNE、法国的Jacquemus。我喜欢新鲜的感觉,透过时尚去了解跟我有一段距离的年轻人的想法。穿衣我喜欢混搭,最重要是自在和配合日常生活。我觉得穿着一定要符合场合和年龄。”穿着有随着年龄而改变吗?“确实是慢慢变了。以前我去晚会会穿牛仔裤,配亮片上衣,大件首饰。现在我不会,也不敢了。”

  我没料到她会“认老”,于是跟她提起,其实我们住同一家酒店,昨晚她穿过旋转门,身着米色风衣牛仔裤,及肩长发随性放下,风一般经过我身边,那短短的惊鸿一瞥,我内心震了一下,首先因为一代大明星与我擦肩而过,让我更讶异的是便装的钟楚红身上依然飘着少女的气质。我说:“所以,以你现在的状态,要做年轻一点的打扮也绝对hold得住。”钟楚红仰头大笑,两颊腮红更红了些,她比了比身上的Burberry黑色晚礼服说:“我现在更关心的是衣服形状和轮廓,怎么取巧来显瘦。这就是穿衣的障眼法。”被赞美了一辈子,红姑竟然还会脸红。

  专访红姑前一晚,香港另一个“红姐”——跟她同龄的惠英红在金像奖拿下自己第三座最佳女主角奖。若有一个好剧本,她会不会也蠢蠢欲动,重出江湖,力争像另一个红姐那样站上奖台?她促狭说:“若真有一个像你形容,刻画我这年龄、心境的角色的好剧本,就有可能看见复出的希望。”话锋一转:“但我现在仍没有复出想法。其实我创造的outlet(管道)很多,不需要靠表演。可能我现在的生活很圆满,并不欠缺什么。若有欠缺,我自己会去找一个出路。”

  她平日喜欢园艺、学语言和下厨。她的指甲修得短短的,显然是为了方便照顾花花草草:“我家有个阳台,我在上面种植香料,烧菜时直接取来用。我的阳台是有盖的,不太适合种花,但兰花在上面却长得很好,所以阳台上种了很多兰花。我很喜欢花园,常去大自然远足。”  正当我想帮忙推一推新加坡旅游业时,红姑已抢先说:“我每次去新加坡一定会去你们的植物园。”原来红姑是新加坡的常客,她透露妹妹住在新加坡,“我一年会去两次。我喜欢热带气候,香港太冷的时候,我就去新加坡。我喜欢新加坡有很多户外的餐馆。我喜欢热,但不能全年都热。”

  从园艺聊到养生,她说:“我少吃肉,常吃沙拉和蔬菜。唯一的致命伤是甜点。”她强调心境是养生的最大关键:“人生一定要有兴趣,每早爬起身要有所期待。我喜欢早上的空气、阳光和微风。我只有工作时才有助理,平日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亲手打理。清早起来去菜市场,计划下一趟的旅行。比如我去法国之前会先做功课,计划去吃哪家餐馆,去看什么。我喜欢一个人旅行,有时独自上路,有时跟住那里的朋友会合。”

  边旅行边摄影是钟楚红一大爱好。(钟楚红提供)

  边旅游边摄影也是钟楚红的一大爱好。她近年办了几场摄影展,有捕捉香港市井光影,向香港致敬的"To Hong Kong with Love",最近一次是跟韩国护肤品Amorepacific合作,捕捉济州岛自然与人文风光,推出摄影集做慈善。热爱法国风情的她也常到浪漫花都捕捉光影。

  问她有没有跟影坛另一“好摄之友”,也最常跟她搭档演戏的发哥切磋,她举手投降:“我不敢跟他切磋。发哥是沙龙照发烧友,会扛着一台很大的大画幅相机,专程到一个地方拍摄。每次都用很大的底片,要等很久才等到适当的时刻拍一张照片。我比较随性,从以前用胶片到现在更简易的数码摄像机,相机包里只有两个镜头,一个拍近一个拍远。走到哪里,看到什么,想拍就拍。”

  喜爱摄影的钟楚红在法国拍的照片。(钟楚红提供)

  红姑说起摄影眉飞色舞,她最喜爱的摄影师有法国大师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和擅长拍摄名人的美国女摄影师安妮·莱博维茨(Anne Lebovitz)。从她提及的两位日本摄影师,似乎看得出她现在的内心写照。女摄影师川內伦子(Rinko Kawauchi)拍摄日常安静的事物——窗缘垂死挣扎的黄蜂,吃完的西瓜残迹,戴着口罩被推挤到地铁窗口,双手合十像在默祷的男子——寂静中装着满满的爆发力。她也喜欢另一拍景物的日本摄影师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我喜欢他拍的海岸线和戏院系列。他的照片很安静、很孤寂,我一见到就很有感觉。大自然本来就是很孤独的。”

  喜爱摄影的钟楚红在法国拍的照片。(钟楚红提供)

  我特地去找杉本博司的作品来看,见到他一系列人去楼空的戏院,我禁不住想,这会不会是她现在的心情?空白的荧幕亮着,沉默无言,正如她不再眷恋观众的掌声和眼光。

  钟楚红19岁参选港姐后出道,在大小银幕上,观众的眼里成长,从少女变韩国1.5分彩计划为华人影坛性感得最不费吹灰之力,也最具明星特质的女星。她的事业最如日中天时,有句行话:“再红红不过钟楚红,再发发不过周润发”。31岁那年,她嫁给香港广告才子朱家鼎,三年后,宣布正式退出影坛,也说到做到,至今未复出。2007年,朱家鼎因大肠癌逝世,享年53岁。他生前两人协议不生养,16年的婚姻似乎应验了朱家鼎为铁达时手表创造的传世广告词:“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这十年,媒体、影迷都关心什么时候才有下一位真命天子来给她作伴。但这些日子,红姑总一直释放出她一个人也过得很好的信息。

  “我非常享受我的solitude。”顿了顿,她用中文强调:“我很喜欢独处。”

  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当然以前不同,以前我有一个伴嘛。”

  她仿佛开了一扇门,但我记得读过她提起亡夫仍会触动情感的报道,所以不走进去。每个人最终都要发现人生走到最后会剩下自己一人,正如我们独自来到这个世界。我关心的是她一个人怎么活得开心、充实,如何克服生命的遗憾、伤痕和不圆满。

  她说:“活着就要了解人生本来就是不圆满的,不了解的话永远都会觉得人生有缺憾。”丈夫去世后,她跟随丈夫生前遗愿,成为天主教徒,在2009年接受洗礼。红姑虽独处,但有了宗教,同时热衷哲学、音乐、看书和摄影,她的精神生活很富足充实。

  她表示喜欢独处的部分原因是年轻拍戏时太忙了,每天都給满满的行程、时间表支配:“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不喜欢再让别人给我时间表,规定我几点做什么。我要控制自己的时间。现在我很开心,每一天都选我喜欢的事去做。我喜欢一个人就一个人,我不喜欢见人就不见,一切都由我掌控。我这辈子最开心就是现在了!”

  韩国1.5分彩开奖历史钟楚红(左)和张曼玉演出电影《流金岁月》。(网络照)

  钟楚红1988年的电影《流金岁月》今年推出修复版,还原清晰的画面让影迷重温钟楚红和张曼玉芳华正茂时,但她却表示不敢重看:“其实我拍过的戏我都看不下去。不好意思看,重看会看到更多的不完美。有这么多电影好看为什么要看自己的戏?我这人只往前看,不想从前的。抱歉,我回答得这么直接。”

  我倒吸了一口气,正要接话时,她抢先开口,然后我们的话都落在同一点:“可是‘流金岁月’这个名字很美。青春的确是很美丽的事情。很可惜那时候的我是空白的。我19岁就出来演戏,出道得很早。那10年,因为日子被工作排得满满的,我对创作的想法很不成熟,我的事业未必是完美的。但回头看当年,我很幸运把年轻的岁月都给了电影。那已经够了。我很满足,没有遗憾。”

  请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F